存档二月 2020

唱响全民“战疫”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主题曲

唱响全民“战疫”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主题曲

都说这里是前线,却不见枪林弹雨和硝烟,昼夜忙碌的白衣天使,寒冷中送来温暖的春天,呵护大自然和人类的友爱,不让危害生命的疫情蔓延。众志成城化险为夷,一声号令筑起牢不可破的防线。这是广西音乐人创作的抗疫公益歌曲,把人与人的互助、关怀、救助展现得淋漓尽致,彰显了全民“战疫”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强大信心和力量。

疫情汹汹。“战疫”阵前,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只要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我们就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突出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重要性。与疫情斗勇,与病魔抗争,不是一个人、一个省在战斗,而是举国同仇敌忾,迎战共同的敌人。万众一心迎挑战,众志成城战疫情,是全民“战疫”的“主题曲”,更是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真实写照。

中华民族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民族,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是中华民族素有的气节。有多少悲壮、多少感动、多少梦想、多少光荣,刻印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写进了人民共和国的历史画卷。越是在国家和民族危难的时刻,亿万人民越是能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不论是面对洪水、地震、疫情等考验,还是面对金融危机、贸易摩擦等挑战,我们都能看到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中国。今天,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我们又一次看到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中国。

疫情之下,全国一盘棋;抗击病毒,决胜在合力。从白衣天使不计安危、冲锋陷阵,到党员干部使命在肩、恪尽职守;从生产企业开足马力、加班加点保障供应,到社会各界捐款捐物献血为爱“逆行”;从举国上下迅速行动各方力量联防联控,到八方资源源源不断向湖北输送,闻令而动、闻鼓出征,中国力量在此凝聚,民族精神在此涌动,形成了联防联控、群防群控、依法防控、科学防控、全域防控、全民防控的的硬核力量,时下,疫情防控形势虽然依然复杂严峻,但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全民“战疫”的意志一天比一天顽强,打赢的信心一天比一天坚定。

疫情防控,是一场阻击战,也是一场总体战,更是一场系统性大考。大考之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是最硬的“战疫兵法”,也是赢得这次疫情“大考”的根本保证。当前,伴随着全社会复工复产和学校开学的到来,疫情防控进入了新阶段,各项工作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只有坚定信心,始终以“全国一盘棋”为重、以“全国一盘棋”为先,一切行动服从于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密切跟踪研判防疫新形势,及时调整防疫思路,因势而谋,以变应变,盯紧每一个步骤,把控每一个环节,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堵住每一个漏洞,才能把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硬核效能显现出来,筑牢筑实全民“战疫”的每一道防线,共同守护好我们的幸福家园。

明天的太阳照样升起,明天的鲜花依然美丽。疫情面前,万众一心就是把14亿颗心连在一起,众志成城就是把14亿双手握在一起,心手相连、同舟共济。有了这样的进攻“方阵”,就一定能够共克时艰,打好打赢这场不容失败只能胜利的阻击战总体战,夺取全民“战疫”的最后胜利。(林伟)

责编:俞镜淇

和时间赛跑 新型长效消毒产品紧急科研攻关

和时间赛跑 新型长效消毒产品紧急科研攻关

尽管还在假期,但在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表界面微纳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清华高端院表界面所)的实验室里,科研人员已经忙碌了好多天。为了赶制捐献给抗疫医务人员的消毒除菌凝胶,研究所几乎全员上岗。由于生产线工人没有复工,这些科研工作者们就成了“临时工”,实验室成了“临时生产线”。

“相比传统喷洒消毒液的方式,缓释二氧化氯可以实现长期持续消毒,无死角覆盖,是一种更好的消毒方式。”清华高端院表界面所常务副所长杜川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说,高端院应急专项小组大年初二紧急集结,针对除菌消毒的应用需求,在之前技术储备的基础上,以最快的速度研发出以缓释二氧化氯技术为核心的消毒除菌凝胶,为这场特殊战“疫”提供绿色、安全、长期高效的消毒除菌新手段。

一声令下 全员上岗

传统消毒技术大多采用喷洒或雾化的方式,具有较好的瞬间消毒效果,但需要频繁进行,无法做到长期持续有效消毒,同时受喷洒到达范围影响,消毒会存在死角。而二氧化氯是国际公认的广谱、高效绿色消毒剂,在低浓度下就有较好的消毒效果且对人无害,2003年非典时期二氧化氯首次列入官方指导消杀方式。

“效果虽好,但二氧化氯易于挥发,把它作为消毒产品,可控二氧化氯气态缓释技术是研发难点,恰好我们之前用了一年多时间研究这项技术,并且在2019年底,已经研发成功了一款二氧化氯杀菌除甲醛产品。”杜川说,“大年初一晚上10时,我突然接到清华大学机械系主任、高端院院长汪家道的紧急电话,院长问我目前掌握的技术能否为这次疫情贡献点咱们科技人的力量,由于之前的技术储备,我立刻就答应下来。”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更是一场齐心协力的战斗。“大年初二一大早,就建起了临时工作群。”杜川介绍说,虽然当时大家都还在家办公,但是全天开了好几个视频会议,很快分好工后大家就各自行动起来了。

技术储备 关键时刻显神威

在这个特殊时期,加速推进研发进程谈何容易,在无法找到加工方、供应商,以及物流停运和工厂无法复工的情况下,科研人员通过上门取货、自制设备和自行生产的特殊方式,解决重重困难,夜以继日、加班加点推进研发进程。

“此次能这么快研发出抗疫消毒新产品,和我们之前的技术储备分不开。和在空气中喷香水一个道理,气态缓释的原理就是气体分子通过布朗运动扩散,二氧化氯分子量极小,飘散距离远,浓度0.01ppm—0.03ppm(1ppm=百万分之一)即有很好的消毒杀菌效果。”

为了配合此次抗疫消毒需要,杜川的科研团队调整了之前已有产品配方,根据不同场所消毒要求,长期在一定区域内实现稳定的二氧化氯浓度,从而达到长效持续消毒,起到防止病毒传播的效果。一瓶消毒除菌凝胶可以在10—20平方米的房间使用1—2个月,经检测,杀菌率达到99.9%。而且其挥发浓度仅为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协会建议暴露限值0.1ppm的三分之一,在保证消杀效果的同时,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

紧急研发 争分夺秒抢时间

“就是时间太紧了!”说起这次研发制作,项目负责人任立博士感慨地说,“虽然核心技术我们之前有储备,但是针对此次抗疫的消毒产品我们还需要调整配方、选择容器和运输方式……这些都是在3天时间完成的。”

由于还是过年期间,再赶上此次疫情,物流、材料都无法到位。杜川说,为了能让材料迅速到位,他们给物流溢价2.5倍,但很多物流都拒绝了。没办法,他们亲自开车到河北、山东等地去拉材料。

受疫情和假期影响,周边商铺也都没开业,科研人员连盒饭都吃不上,刚开始的几天很多人干脆一天只吃方便面、苹果充饥。每天都工作到晚上九十点才下班回家。正是在他们“纯手工”制作下,一瓶瓶富含科技含量的消毒除菌凝胶产品从实验室中生产出来。在首批捐赠给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进行实地应用检测后,第二批500瓶消毒除菌凝胶产品也制作出来,目前已捐赠给前线奋战的医务工作者。

“下周等工厂恢复生产后,消毒除菌凝胶就可以实现量产。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们特别希望能在科技抗疫中贡献自己的力量。”杜川说。(陈曦)

责编:张阳

四川新增1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417例

四川新增1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417例

2020年2月10日0—24时,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12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例,无新增死亡病例。

新增确诊病例中,甘孜州4例、广安市2例、达州市2例、

成都市1例、泸州市1例、内江市1例、南充市1例。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中,成都市3例、甘孜州2例、南充市1例。

截至2月10日24时,四川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417例,涉及21个市(州)、125个县(市、区)。

417名确诊患者中,正在住院隔离治疗334人(其中危重17人),已治愈出院82人,死亡1人。

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388人,现有6104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总台央视记者 庞丁)

责编:陈亚楠

吉林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80例

吉林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80例

2月9日0-24时,吉林省新增确诊病例2例(长春市2例),由疑似病例转为确诊病例1例,在密切接触者中主动开展核酸检测筛查出1例。新增出院患者7例(长春市5例,延边州2例)。

截至2月9日24时,吉林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例,累计治愈出院12例(长春市6例,吉林市2例,延边州2例,松原市1例,公主岭市1例),死亡1例(四平市),现在院隔离治疗确诊病例67例。其中长春市33例,吉林市3例,延边州3例,四平市11例,通化市3例,白城市1例,辽源市6例,松原市1例,公主岭市5例,梅河口市1例。在院治疗确诊病例中,62例为普通病例,2例为重症病例(长春市1例,松原市1例),3例为危重症病例(长春市1例,白城市1例,公主岭市1例)。

上述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806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732人,正在指定地点隔离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1074人。累计在密切接触者中主动开展核酸检测筛查出感染者10例。

2月9日0-24时,吉林省原有56例疑似病例中,转为确诊病例1例,排除疑似病例30例;新增疑似病例15例;现有疑似病例40例,已全部隔离治疗,目前正在进一步明确诊断。

病例1,女,1942年出生。近期无外出旅居史。1月22日曾在百屹会馆洗澡,1月24日曾与家人在天下晓酒店(南湖大路店)大厅就餐。住址为长春市南关区东岭南街顺达小区。

病例2,男,1968年出生。系2月9日吉林省通报的长春市参加居然之家年会的确诊病例父亲,有共同生活史。住址为长春市经开区首地首城。

近期,我省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有逐渐增加的趋势,原输入性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发病增多,并呈现家庭聚集性。我省将进一步加大社区、村屯防控力度,对密切接触者严格落实隔离医学观察措施。提醒居家医学观察人员,务必落实自我隔离措施,避免感染亲人,防止家庭聚集性传播。

提醒广大群众,如您是从疫情发生省份返回人员,或是与以上确诊病例同住一个小区有密切接触的人员,应主动到当地社区做好筛查登记,配合专业人员开展医学观察,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急性呼吸道症状,请到当地定点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

责编:陈亚楠

“国家利益为先,这是最需要我们的时候” ——中国日报直击武汉重症隔离病房侧记

“国家利益为先,这是最需要我们的时候” ——中国日报直击武汉重症隔离病房侧记

2020年2月3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段军(右)与杨萌在武汉重症隔离病房查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病情。 (中国日报记者 朱兴鑫 摄)

中国日报2月9日武汉电(记者 朱兴鑫) 段军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身子显得格外沉重,“全副武装”地从专用通道入口经过5道门消毒来到隔离病房。

大年初二,41岁的段军瞒着家人,作为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第二批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负责人,带领20名医疗队员来到武汉,持续10多天坚守岗位,积极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隔离病房的主要目的是防止传染,阻断疫情传播。“我们防护工作做得很好,不会担心,不了解的人看我们会觉得很恐怖。”他说。

2月3日,中国日报记者深入探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段军和医务人员正准备进入重症隔离病房——穿一套防护设备需要10多分钟,第一层是刷手服,第二层是一次性防护服,最后是穿隔离衣。除此之外,还有医用口罩、面罩和护目镜,同时还要戴两层手套和两副鞋套。

然后,队员们一起鼓劲高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互相在隔离衣上写下单位和名字,方便辨认。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队员还穿上了纸尿布,为了能节省消耗防护服。

2003年非典事件发生的时候,段军在湖南读研究生,当时他就接触过非典疑似患者。他说,自己很喜欢重症医学,医者仁心救死扶伤。

他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他关闭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只说留在北京值班,但每天睡前都会跟家人报平安。他的日常工作除了救治患者,还要确保每名队员在武汉的防护安全,负责排好班次让队员都能轮流休息好,有更高的工作效率。

“现在这个时候医务人员最不能倒下,院领导传递的窍门是心态保持平和,避免过度劳累作战。”段军对记者说。拥有10多年从业经历,他更深知重症患者都有恐惧和紧张的心理。

由于穿着防护服闷热,甚至有些缺氧的感觉,医务人员进入隔离病房后就必须马上开始数小时的紧张忙碌,为患者打针、吃药、量体温等,还需要不时鼓励患者,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在隔离病房,患者需要始终佩戴口罩,但可以使用手机。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医务人员坚守在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第一线。截至发稿前,中日友好医院支援武汉医务人员总数达到155人,是目前全国医疗卫生机构中援鄂抗疫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医院。

杨萌就是其中之一,她参与了17年前的非典患者救治。正是那场经历,让她更有勇气和信心来面对此次疫情。她也是首批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的队员。她说,我拥有战胜非典的经验,更需要来支援武汉。

“调整好心态,保持内心宁静,有助于抵御疾病,才能保证零感染。”她与队员们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截至2月8日24时,现有确诊病例33738例,累计死亡病例81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649例。

崔玮是一位90后的手术麻醉科护士,这是她第一次执行“国家队”任务,于2月4日抵达武汉。经过前期培训,她投入了首批方舱医院“隔离病房”的救治工作。她和爱人原计划在今年3月举办婚礼,现在他们决定把婚期推迟,直到完成任务胜利归来。

隔离病房就是医务人员的战场,守护着每一位患者的生命。崔玮说:“现在国家利益为先,这是最需要我们的时候。”

责编:张青津

中国铁路重点车站到发客流低位运行

中国铁路重点车站到发客流低位运行

中新社北京2月9日电 记者9日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获悉,2月8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27万人次,同比下降85.4%。2月9日,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200万人次,同比减少82.2%。

国铁集团客运部副主管游雪松介绍,2月8日,北京、上海、广州地区较大客运车站到发旅客数量保持低位运行,全部配置智能红外测温设备,以无干扰式测温为主,辅以手持测温仪和温度计测温。

北京地区的北京西站发送旅客0.8万人次,同比下降92.1%,到达旅客4万人次,同比下降74.9%;北京南站发送旅客0.7万人次,同比下降93.1%,到达旅客1.8万人次,同比下降81.5%;北京站发送旅客0.6万人次,同比下降80.7%,到达旅客2.7万人次,同比下降43.7%。

上海地区的上海站发送旅客0.5万人次,同比下降90.6%,到达旅客3万人次,同比下降60.4%;上海虹桥站发送旅客1万人次,同比下降92.7%;到达旅客5.8万人次,同比下降63.3%。

广深地区的广州南站发送旅客4.4万人次,同比下降35.3%;到达旅客7.9万人次,同比下降28.1%;广州站发送旅客0.6万人次,同比下降84.9%,到达旅客4万人次,同比下降63.3%;广州东站发送旅客1.2万人次,同比下降81.4%,到达旅客1.1万人次,同比下降88.8%;深圳北站发送旅客1.5万人次,同比下降84.4%,到达旅客4.9万人次,同比下降64.4%;深圳站发送旅客0.2万人次,同比下降98.9%,到达旅客1.1万人次,同比下降96.2%。

游雪松表示,铁路部门将密切关注各地复工返校时间安排,根据客流变化,动态增减列车,精准安排返程运力,科学安排席位分布,引导车内旅客分散就坐。同时做好进出站旅客全面测体温和列车运行途中旅客测体温抽检,尽最大努力减少返程运输疫情传播风险。 (记者 周音)

责编:张阳

南方网评:“一省包一市”对口支援彰显制度优势

南方网评:“一省包一市”对口支援彰显制度优势

2月7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宣布建立16个省支援武汉以外地市的一一对口支援关系,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省加强对患者的救治工作。在防控疫情阻击战的关键时刻,“一省包一市”犹如一支强心剂,鼓舞人心、令人振奋,这是全国一盘棋防控思路的又一具体举措,再次彰显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具体展现。面对疫情,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开展疫情防控,这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制度优势。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武汉市是全国上下全力支援的目标。从解放军战士除夕夜星夜驰援,到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迅速开建,再到全国各地医疗救治队火速支援,我们看到,一封封请战书,一个个最美“逆行者”的身影,一声声“武汉加油”的呐喊,在社交平台上广为流传……让人“泪目”的一幕幕,展现了中国速度、中国能力、中国奇迹,彰显了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的中国力量,也再次呈现了我们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评价的那样,“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中国采取的很多防控措施远远超出应对突发事件的相关要求,为各国防疫工作设立了新标杆”。

全国一盘棋是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优势。历史一再证明,这一优势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和发展各个时期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从“三线建设”、三峡水利枢纽、西气东输、南水北调、西电东送、特高压电网等重大工程到 1998年抗洪、2003年抗击非典疫情、2008年汶川地震救灾,都离不开全国一盘棋的全局战略,离不开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是我们取得各项成绩、战胜各种灾难的“制胜法宝”。

关键时刻,我们的制度优势进一步得以发挥,转化为疫情防控的强大效能。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针对湖北省不同地区疫情严峻、复杂、多发的态势,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对症下药”,采取“一省包一市”的对口支援,解除眼前的燃眉之急,整体提升当地的医疗水平,缓解湖北各市医护力量和医疗物质短缺的局面,实现全链条检测、诊治、救治,让湖北各地市在精准有效的支援下尽早摆脱抗疫资源困局,提升疫情防控能力,阻断遏制病毒传播来,为全国乃至全球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有力战略部署,对夺取防控疫情的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更加坚定了我们打赢这场防控战“疫”的信心。

制度优势是社会主义最大优势,也是战胜疫情的最强保障。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战“疫”关键期,有显著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有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强大力量,胜利必将会属于我们。(南方网乐兵)

责编:张青津

“最美面罩姐姐”武汉协和医院感染科护士喻银燕:“往前冲,这是我的天职”

“最美面罩姐姐”武汉协和医院感染科护士喻银燕:“往前冲,这是我的天职”

武汉协和医院感染科护士喻银燕正在工作。 (武汉协和医院供图)

近日,武汉协和医院感染科护士喻银燕的一张工作照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照片中的她低头凝视,眉头紧蹙,汗水蒸发又凝结成水珠布满防护面罩、挂在眼睫毛上。网友们亲切地称她为“最美面罩姐姐”。

“当时我应该是在给病人抽血,同事拍照的时候我一点儿也没察觉。”喻银燕告诉记者,由于医用防护服密不透风,工作时间长了面罩就会凝起水汽,身上的衣服也会被汗液浸透,“出汗多也不敢多喝水,怕上厕所会耽误工作。我们人手紧张,一定要把时间百分之百地用在治疗患者上”。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喻银燕所在的发热门诊仅有十几名医护人员,每天需要接诊四五百名患者。随着各地医疗支援队伍陆续抵达武汉,现在门诊部医护人员的人数翻了一倍,但随着疫情不断蔓延,前来就诊的患者数量也在持续增长,目前日均就诊人数超过800人。

喻银燕投入疫情防控一线工作已有月余。2019年12月31日,在家轮休的喻银燕接到电话,通知她当晚须赶到医院发热门诊上夜班。通话中对方语气急促,来不及多想,喻银燕简单与家人交代了几句便匆匆赶往医院,成为此次疫情防控阻击战第一批“冲锋者”之一。

当晚,来发热门诊看病的患者人数远超平常,凌晨1点左右,患者在走廊里排起了长队。作为夜间值班护士,喻银燕要负责帮病人分诊、量体温、验血、递送检验样本、配药输液,还要安抚病人因排队时间长而产生的烦躁情绪。

“从那晚开始,我们的工作节奏就像按下了快进键。”喻银燕告诉记者,上完第一晚夜班后,她便开始发烧,双眼红肿,极度乏力,肺部CT检查显示其肺部有炎症反应。经过5天卧床休养和抗生素治疗,喻银燕病情好转,便立即回到工作岗位。“每多一个医护人员,患者就多一份支持、多一份希望。”

今年1月7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被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来就诊的患者人数大幅度增长。有些患者在疾病恐慌和排队焦虑的双重压力下情绪爆发,为了平复患者的心情,喻银燕和同事开始挨个对患者进行疾病科普。“讲到后面嗓子都是哑的,有些患者看我们太辛苦,就主动帮我们开展科普工作。”喻银燕说。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喻银燕说她和同事一工作就是12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去害怕”。“护士工作很辛苦,平时我们常开玩笑要‘辞职保命’,但真遇到了紧急情况,没有一个医护人员退缩,甚至连一句抱怨的话都不曾听到过。我们就像‘敢死队’一样往前冲,既来之则战之,脑海里只有‘治病救人’4个字,这是我们从医者的天职”。

为了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喻银燕早早将儿子托付给了亲戚照顾,丈夫也给了她很大的支持。“他又当保姆又当司机,家庭里里外外全包了,我只要负责工作和休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子,平时在身边时老批评他,这一下几十天见不到,心里怪想他的。”喻银燕笑着说。

从2004年进院,喻银燕已经在护士岗位工作了16年。“如果说以前我们是忙得一分钟都不能停,现在则是忙得一秒钟也不能停。看到病人、网友、爱心人士对我们的关心和理解,我觉得再累也值得。”

喻银燕回忆说,有一天上班时,她所在的发热门诊收到一份匿名的关怀——快递小哥送来的一篮水果。当他们准备退回买家时,快递员却告知“联系不上对方,无法退回”。喻银燕猜测,这可能是某位患者看到医护人员如此辛苦而默默送来的。一篮水果,让整个科室几十人备感温暖、充满力量。(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曾诗阳)

责编:张青津

科普:从新冠肺炎疫情看“同情用药”原则

科普:从新冠肺炎疫情看“同情用药”原则

新华社北京2月9日电 日前,美国研究人员出于“同情用药”原则对一名新冠肺炎患者使用了尚未获批上市的在研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患者用药一两天后临床症状得到改善。在我国,也有类似的用药规定。究竟什么是“同情用药”?它又有什么相关规定呢?

一款原创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可能有超过十年的漫长历程。新药上市前一般需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药物临床前研究,包括确定药物靶点和化合物、明确药理作用以及制剂的初步开发等,平均需2至4年。第二阶段是临床试验,这是验证药物在人体内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唯一方法,也是新药研发过程中资金和时间投入最多的环节,共三期的临床试验从启动到完成平均需4至6年。第三阶段是通过临床试验后注册上市及上市后的监测,平均需要1至2年。

不过,一些重症患者等不及药物通过长期试验后获批上市,他们在尝试多种现有药物无效后,希望使用可能对他们有效的在研新药。“同情用药”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适时而生”。

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下称“药管局”)官方网站介绍,“同情用药”的原则是:对于当下处于危及生命的情况或病情严重的患者,如果无其他有效疗法选择(且患者无法注册参与临床试验),可在不参加临床试验的情况下使用尚未获批上市的在研药物。药管局同时警告说,使用在研药物可能对治疗有效,也可能导致无法预期的严重副作用。因此,“同情用药”目前在美国的使用案例多是针对小规模个案病人,并未用于大规模病人群体。

“同情用药”原则也在应对传染病疫情中发挥过作用。据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介绍,为应对埃博拉疫情,刚果(金)的伦理委员会2018年6月就在“同情用药”框架下,批准对该国埃博拉出血热患者使用5种在研药物。当年10月,有66名患者使用了其中一种在研药物。不过世卫组织的指导原则也要求“同情用药”仅适用于临床试验无法立刻展开的情况。

我国也有类似“同情用药”的规定。2019年8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对正在开展临床试验的用于治疗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疾病的药物,经医学观察可能获益,并且符合伦理原则的,经审查、知情同意后可以在开展临床试验的机构内用于其他病情相同的患者。”

相关专家指出,需要注意的是,我国规定该准则仅适用于“在开展临床试验的机构内”使用,而并非全国所有医疗机构均可推而广之,相对较为慎重。

此次获批在我国开展临床试验的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的在研药物,主要用于治疗埃博拉出血热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等疾病,尚未在全球任何国家获批上市。美国研究人员此前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告了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在使用该药后临床症状得到改善。研究人员也指出,需进一步临床试验以确定这种抗病毒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由于“同情用药”多适用于无法参与临床试验的个案,面对大规模人群,先开展临床随机对照双盲试验是更为稳妥的方法。在科技部、国家卫健委、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支持下,瑞德西韦已完成临床试验的注册审批工作,参与临床试验的首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6日开始接受用药。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办的临床试验登记查询网站ClinicialTrails显示,该临床试验预计4月27日结束。

相关专家认为,此次瑞德西韦快速在我国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属于“特事特办”,走了快速审批通道,力度并不比“同情用药”小。(记者彭茜)

责编:张阳

穿上白衣就是战士 去战场是使命与责任

穿上白衣就是战士 去战场是使命与责任

1月28日

从接到任务到抵达武汉,仅仅只有24小时

1月27日夜里,得知驰援武汉的消息,我在忐忑中连夜收拾好了行李。

今天上午9点从玉环出发,医院举行了支援送行仪式。那一刻,面对孩子和父母,我心中有不舍,但疫情就是命令,必须马上出发。

台州医疗队一共8人,我是这批唯一一个代表院感的。在下午3点到达杭州与全省其他医疗队员集结。我们149人组建成了浙江省第二批驰援武汉医疗队,简短的出征仪式后,大家乘车赶往机场。

晚上10:00抵达武汉,外面有点冷,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似乎连呼吸都要思索一下。

1月29日

我们入驻的医院是“天佑”

火神山、雷神山最近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出发前也曾遐想过,一早这个答案就揭晓了,我们将入驻武汉天佑医院,字里行间也流露着上天的庇护。希望一切都能够快点好起来。

上午10点,专家来给我们做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和穿脱防护服的培训,结束已是下午1点多。下午,天佑医院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介绍了武汉疫情情况、天佑医院的基本情况及医院针对疫情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尽管心里有准备,但是这场战役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艰辛。

天佑医院是一家三甲综合性大学直属附院,医院现有职工1200多人,开放床位800张。医院把一幢600张床位的住院大楼腾空,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病人。这些床位就是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任务,我们将与天佑医院的医务人员一起奋战。

1月30日

院感的任务就是保护我们的“战友”

医疗队的149人,分普通救治组、重症组和检验组共7组,每组四个医生、十个护士和一个院感科人员。医生护士保护病人,我们保护医生护士。医疗队的目标是做好自身工作的同时,强调大家做好个人防护,多少人来,就要多少人安全、健康回家。

为了这个目标,上午我们4位负责院感的同志,去了浙江首批医疗队驻扎的酒店,学习酒店大门院感缓冲区的设置情况。在吸收他们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经验,在驻地酒店大门口设置了医务人员的通道,并按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划分绘制了草图,下午便找工人进行了施工。这道门,就成了我们必须守牢的阵地防线。

同时,我们对外出服、酒店生活服、医院工作服进行了明确区分,要求绝对不能串区使用。我们做好监管,大家也都很自觉。

2月1日

普通病区变身隔离病房,院感工作从“零”开始

感控管理是传染病防控的重要一环。

天佑医院将普通专科病房改成传染科病房,感控管理几乎从零开始,以传染病房的标准对医务人员、病人的通道进行清污划分,难度非常大。

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把“不能”变成“能”,就是在“平地”挖出“战壕”。我们对病区的通道进行了重新规划设置,利用现有的有限条件,尽量减少感染的风险。普通病房600张床位通道改造后,预计能容纳300-350位病人。我们对接收病人流程进行规定,开展各种物资配备及消毒工作,进行医护人员一对一穿脱防护用品培训,制定穿脱程序并设计上墙,并拍成视频供大家学习。

2月2日

“没见过”战友的脸

我们工作的天佑医院,好几个隔离病区都收满了病人,大家的工作如往常一样。来之前有点怕,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来了之后就不怕了,因为大家都忙着自己的工作,我也相信只要做好防护,病人就会平安,我们就会平安。

窗外的武汉很美,但是来不及欣赏。大家都局限于自己的工作和活动范围,尽量和人群、同事隔离开。我们在隔离病区工作,自身就是潜在的传染源,不管是在驻地、医院,还是路上,大家都戴着口罩、帽子,所以一起战斗快一个星期了,基本“没见过”同行战友的脸。

今天,我还把台州组的组长认错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装束,也许一两个月后,等我们回家了,都不知道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战友长啥样,但我们一定能记得在工作时那一双双坚定的眼神。

玉环市人民医院感控管理科护师 陈利

责编:俞镜淇